Jun 3, 2018

我會想起你,在風吹過水面的時候

斷續的曲子,最美或最溫柔的 夜,帶著一天的星。 記憶的梗上,誰不有 兩三朵娉婷,披著情緒的花 無名的展開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靜處的月明。 湖上風吹過,頭髮亂了,或是 水面皺起像魚鱗的錦。 四面裡的遼闊,如同夢 蕩漾著中心徬徨的過往 不著痕跡,誰都 認識那圖畫, 沉在水底記憶的倒影! 林徽因
選自《大公報·文藝副刊》(1936年3月22日)

May 23, 2018

倉央嘉措:愛是最美的修行

一個人在雪中彈琴
另一個人在雪中知音
我獨坐須彌山巔
將萬里浮雲一眼看開

佛說:萬法皆生,皆係緣份
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
注定彼此的一生,只為眼光交彙的剎那
緣起即滅,緣生已空

於千萬人之中, 遇見了你

於千山萬水中, 錯過了你

坐亦禅,行亦禅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
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那個黃昏
我佇立在窗前
著雪山的夕陽
涼透的酥油茶
漸漸燃盡的酥油燈
一個人不孤獨
想一個人,才孤獨

我是佛前一朵蓮花
我到人世來,被世人所悟
我不是普度眾生的佛
我來尋我今生的情

我伸不出撫摸天空的雙手
那麼便讓我足踏蓮花
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回歸深海或者沒入塵沙
我可以微笑著告訴佛祖
告訴你——我是凡塵最美的蓮花

生我何用?不能歡笑
滅我何用,不減狂驕
我自有存在理由
縱然有天有佛,也不能勉強我做任何事

如果愛是一場修行
我就是那個遁入空門的僧
你的懷抱就是神秘安靜的廟宇
你的心跳就是我日夜詠誦的佛經

出典:
https://mp.weixin.qq.com/s/JYYi2f3zeNyKKdsDjLKV7Q



May 4, 2018

《羊齒山》(節選)

此刻我站在蘋果樹下,年輕又飄逸,
身旁的小屋活潑輕快,我幸福美好,綠草如茵,
幽谷上的夜空星光燦爛,
時光令我歡呼雀躍
眼中的盛世金碧輝煌,
我是蘋果小鎮的王子,馬車迎送,無比的榮耀,
很久以後我像君王一樣擁有森林和綠葉
沿途長滿雛菊和大麥
河岸上微風吹拂灑落的陽光。

此刻我青春無憂,聲名赫赫,四周穀倉座座,
幸福的庭院深深,我一路歡歌,彷彿農場就是家園
陽光也曾一度年輕,
時光讓我嬉戲,
蒙受他的恩寵金光閃耀
我是獵手,我是牧人,年輕燦爛,牛犢們應著
我的號角歌唱,山崗上狐狸吠聲清脆而蒼涼,
聖溪的鵝卵石裡
傳來安息日緩緩的鐘聲。

我無所牽掛,在羔羊般潔白的日子裡,時光
拉起我手的影子,在冉冉升起的月光下,
爬上棲滿燕子的閣樓,
我並不一路奔波入眠,
我該聽到他與高高的原野一起飛翔,
醒來發現農場永遠逃離了沒有孩子的土地。
哦,我蒙受他的恩寵,年輕又飄逸,
時光賜我青春與死亡
儘管我戴著鐐銬依然像大海一樣歌唱。

狄蘭·托馬斯[英國]

《夢見你》

常常,當我上床就寢,
等我眼睛閉起來,
雨用潮濕的手指叩著窗板,
那時,你就向我走來,
像苗條的遲疑的小鹿,
從夢鄉悄悄地來到我身旁。
我們一同漫步,或者游泳,或者飛翔,
穿過森林、河川、喋喋不休的獸群,
穿過星星和閃著虹光的浮雲,
我和你,在中途往故鄉同遊,
大千世界的千姿百態圍在我們四周,
時而在雪中,時而在炎炎的陽光裡,
時而分離,時而又靠在一起,
我們手拉著手。

早晨來臨,夢影消逝無踪,
它深深地沉入我的心中,
它在我心裡,卻已不屬於我,
我鬱鬱寡歡,默然開始白天的生活,
可是,我們還在某處走動,
我和你,置身在紛紜的萬象之中,
狐疑地穿過充滿魅力的人生,
它使我們眼花繚亂,卻騙不了我們。

黑塞 [德]

Feb 4, 2018

找到自我,然後在心中堅守其一生 (黑塞)

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讓 人畏懼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

我常常幻想未來的景象,夢想自己可能會成為的角色,或許是詩人、預言者、畫家等等。然而這些都不算什麼。我存在的意義並不是為了寫詩、預言或作畫,任何人生存的意義都不應是這些。這些只是旁枝末節。

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對大眾理想的懦弱回歸,是隨波逐流,是對內心的恐懼。新的境界在我心中冉冉升起,森然,神聖,我曾無數次有模糊的預感,甚至還曾將其以語言道出,但直到此刻,我才真正體會了它的意思。

對每個人而言,真正的職責只有一個:找到自我。

無論他的歸宿是詩人還是瘋子,是先知還是罪犯——這些其實與他無關,毫不重要。他的職責只是找到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他人的命運——然後在心中堅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我是自然的嘗試,是自然向未知世界邁進的一次嘗試,或許它會打開新境界,或許會一無所成,然而,讓這一嚐試從遠古的深淵中誕生,讓我的心感受到它的意志,並將其轉換為我的意志,這就是我的天職!

赫爾曼·黑塞(德國作家)


Andy Williams – Love Story Lyrics


我該從何講起
向輕風講述愛情的神秘
海般久遠的愛是那樣甜美瑰奇
她曾給我多麼難忘的回憶

我該怎麼講起
第一次含笑
她將第一線光芒帶進我的世界
再不會有如此的愛,如此溫暖的時節

她曾闖進我的生活讓一切都鳴聲喈喈
她滋潤著我全部的心!
她滋潤著我全部的心,
用非常不可思議的東西,
用天使的輕歌,用未曾有過的希冀
她滋潤著我的靈魂,用如此多的愛

讓我無論去什麼地方,
都永遠不會孤獨
有她在身邊,誰還會去孤獨
我觸摸她的手,它永遠都會在

這愛情會持續多久?
或者,
愛情可以用一天裡的幾小時來計數嗎?
我不敢說現在就有了答案除了下面這句話:
直到群星燃盡,我也一直需要她
她也一直都在

Andy Williams – Love Story Lyrics

Where do I begin
To tell the story
Of how great a love can be
The sweet love story
That is older than the sea
That sings the truth about the love she brings to me
Where do I start

With the first hello
She gave the meaning
To this empty world of mine
That never did
Another love another time
She came into my life
And made the living fine
She fills my heart

She fills my heart
With very special things
With angel songs
With wild imaginings
She fills my soul
With so much love
That anywhere I go
I'm never lonely
With her along who could be lonely
I reach for her hand
It's always there

How long does it last
Can love be measured by the hours in a day
I have no answers now
But this much I can say
I know I'll need her till the stars all away
And she'll be there...
How long does it last
Can love be measured by the hours in a day
I have no answers now
But this much I can say
I know I'll need her till the stars all burn away
And she'll be there...

Jan 1, 2018

朝聖者

我常顛撲於途,
尋廟燒香,
我一無所獲,
苦樂皆同過場。
我曾懵然於流浪的意義和歸宿,
千百次,
我跌倒,
又把餘勇鼓起
我尋找的,
正是愛之星,
它如此聖潔如此遙遠,
垂於蒼冥。
當我還不識歸宿,
遊興正濃,
我曾及時行樂,
也曾屢拔先籌。
如今我認得了我的星,
卻為時已晚,
他已背我馳去,
遺我晨雨瀰漫。
繁華世界就此別過,
我曾愛之彌深,
即使我無所獲,
我仍感不虛此行。

[德]赫爾曼•黑塞

梭羅:《瓦爾登湖》片段

《瓦爾登湖》

在這美妙的黃昏,我的身心融為一體,大自然的一切尤顯得與我相宜。

夜幕降臨了,風兒依然在林中呼嘯,水仍在拍打著堤岸,
一些生靈唱起了動聽的催眠曲。

伴隨黑夜而來的並非寂靜,猛獸在追尋獵物。

這些大自然的更夫使得生機勃勃的白晝不曾間斷。

我的近鄰遠在一英里開外,舉目四望,不見一片房舍,
只有距我半英里地的黑暗的山峰。

四周的叢林圍起一塊屬於我的天地。

遠方臨近水塘的一條鐵路線依稀可辯,只是絕大部分時間,
這條鐵路像是建在莽原之上,少有車過。

這兒更像是在亞洲或非洲,而不是在新英格蘭,
我獨享太陽、月亮和星星,還有我那小小的天地。

然而,我常常發現,在任何自然之物中,
我們都可以找到天真無邪,令人鼓舞的伙伴。

對於生活在大自然之中的人們來說,
永遠沒有絕望的時侯。

我生活中的一些最愉快的時光,
莫過於春秋時日陰雨連綿獨守空房的時刻。

人們常常問我:
"你一個人住在那兒一定很孤獨,很想見見人吧,特別是在雨雪天裡。"

我真想問問他們:
"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不也是宇宙中的一葉小舟嗎?
我為什麼會感到孤獨呢?
我們的地球不是在銀河系之中嗎?
將人與人分開並使其孤獨的空間又是什麼? "

我覺得使兩顆心更加親近的不是雙腿。

試問,我們最喜歡逗留何處?

當然不是郵局,不是酒吧,不是學校,更非副食商店。
縱使這些場所使人摩肩接踵。

我們不願住在人多之處,
而喜歡與自然為伍,
與我們生命的不竭源泉接近。

我覺得經常獨處使人身心健康。

與人為伴,
即便是最優秀的人相處也會很快使人厭倦。

我好獨處,
迄今我尚未找到一個夥伴能有獨處那樣令我感到親切。

當我們來到異國他鄉,雖置身於滾滾人流之中,
卻常常比獨處家中更覺孤獨。


孤獨不能以人與人空間距離來度量。

一個真正的勤勉的學生,雖置身於擁擠不堪的教室之中,
也能像在沙漠中的隱士一樣對周圍一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整天在地裡除草或在林中伐木的農夫雖只孤身一人卻並不感到孤獨,
這是因為他的身心均有所屬。

但一旦回到家裡,他不會繼續獨處一方,而必定與家人鄰居聚在一起,
以補償所謂一天的"寂寞"。

於是,他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學生怎麼能整天整夜地單獨坐在房子里而不感到厭倦與沮喪。

他沒能意識到,
學生儘管坐在屋裡卻像他在田野中除草,
在森林中伐木一樣。

社會已遠遠背離"社會"一詞的基本意義。
儘管我們接觸頻繁,但卻沒有時間從對方身上發現新的價值。

我們不得不恪守一套條條框框,既所謂"禮節"與"禮貌",
才能使著頻繁的接觸不至於變得不能容忍而訴諸武力。

在郵局中,在客棧裡,在黑夜的篝火旁,我們到處相逢。
我們擠在一起,互相妨礙,彼此設障,長此以往,怎能做到相敬如賓?

毫無疑問,
相互接觸的減少,
決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重要交流。

假如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住一個人,就像我現在這樣,那將更好。

人的價值不在其表面,我們需要的是深刻的了解,而非頻繁卻淺薄的接觸。

身居陋室,以物為伴,獨享閒情,尤當清晨無人來訪之時。

我想這樣來比喻,也許能使人對我的生活略知一斑:

我不比那嬉水湖中的鴨子或瓦爾登湖本身更孤獨,而那湖水又何以為伴呢?

我好比茫茫草原上的一株蒲公英,
好比一片豆葉,一隻蒼蠅,一隻大黃蜂,
我們都不感到孤獨。

我好比一條小溪,或那一顆北極星;
好比那南來的風,四月的雨,一月的霜,
或那新居里的第一隻蜘蛛,
我們都不知道孤獨。


Dec 30, 2017

恍若一位少女……

恍若一位少女……
[奧地利] 里爾克 林克 譯

恍若一位少女,從歌唱和古琴
這和諧的幸福中飄然而出
散發清輝透過她春天的面紗
把自己的眠床鋪在我耳中。
睡在我身內。一切是她的長眠。
樹木,我所讚賞的每一棵樹,
可感覺的遠方,已感覺的草原,
觸動我自己的每一個驚嘆。
她睡這世界。歌神,你是怎樣
完成她的,她居然不貪戀
這醒時之在?看,她復活又睡去。
何處是她的死?哦,你能否發掘
這個素材,趁你的歌聲尚未消歇?
她從我沉向何處? ……恍若一少女……
賴內 · 馬利亞 · 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奧地利人

生命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爱情之于我,不是寻常的一饭一蔬,而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杜拉斯(1914—1996)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王小(1952—1997)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泰戈尔(1861—1941)

我孤独,但不为寂寞所苦,我别无所求。
——黑塞(1877—1962)

昔日我曾如此苍老,如今才是风华正茂。
——鲍勃·迪伦(1941—)

如果一朵花很美,那么有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要活下去!”
——川端康成(1899—1972)

我从来不崩溃瓦解,因为我从不曾完好无缺。
——安迪·沃霍尔(1928—1987)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1899—1986)


Dec 16, 2017

倉央嘉措:你悄悄走進我的世界

這麼多年,
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
我放下過天地,
放下過萬物,
卻從未放下過你。

漸悟也好,
頓悟也罷,
世間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閒事!


我獨坐須彌山巔,
將萬里浮雲一眼看穿。
一個人在雪中彈琴,
另一個人在雪中知音。
先是在雪山的兩邊遙相誤解,
然後用一生的時間奔向對方的胸懷。

我行遍世間所有的路,
逆著時光行走,
只為今生與你邂逅。

我坐在菩提樹下默默不語, 你和我之間僅僅隔著一場夢。 密林中我終於覷見了你, 觸手可及, 卻只能, 默然相對。 今生來世, 一句佛號便是彼岸。

緣何, 我只能愛你一時, 卻不能愛你一世? 滿懷著無限的春意, 我在佛法裡養心。 每一次, 我豎起了為眾生祈福的寶幡, 無處不在的菩薩, 在山谷撒滿了六字真言: 嗡嘛呢唄咪吽, 嗡嘛呢唄咪吽, 嗡嘛呢唄咪吽……

倉央嘉措